混乱的十四天:马斯克收购Twitter的内幕故事

2022-11-22 15:29:34 | 来源:36氪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马斯克还是那么的雷厉风行。尽管收购 Twitter 的行动中间有一些波折,但最终还是完成了。现在,距离他抱着水槽(sink),嚷嚷着“Let that Sink in!”进入 Twitter 总部已经过去了两周。在这两周的时间里,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呢?用四个字总结的话,就是“一片混乱”。文章来自编译。


(资料图片)

埃隆·马斯克下命令了。

10 月 28 日,在前一天晚上以 440 亿美元收购了 Twitter 的几小时之后,马斯克召集了公司的几名人力资源高管,让他们赶到公司位于旧金山驻地的“作战室”内。据六名知情人士透露,他告诉在场的高管,得为大规模裁员做好准备。他说,Twitter 的员工需要马上裁减,而且被裁掉的人不能拿到原定于 11 月 1 日支付的奖金。

知情人士说,在场的高管警告自己的新老板,这种做法有可能违反雇佣法以及与工人签订的合同,从而导致员工提起诉讼。但马斯克的团队表示,马斯克对上法庭与付罚款已经习以为常,并不担心这种风险。于是 Twitter 的人力资源、会计与法务部门忙不迭地开始研究如何服从命令。

据三位知情人士表示,两天之后,马斯克终于清楚地了解到这些潜在的罚款和诉讼的代价有多大了。随着经理们为解雇哪些员工而吵个不休,裁员的事情也开始一拖再拖。他决定等到 11 月 1 日之后再裁员。

要求马上裁员,然后是随之而来的恐慌,最后又反转,这些情况反映出自马斯克两周前接管公司以来,Twitter 所陷入到的混乱局面。51 岁的马斯克对社交媒体服务应该如何运作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但却没有实施这些想法的全面计划。他的设想是把这个平台当作一个全球性的城市广场。但很快,他就遇到了经营在商业、法律和财务上的复杂性。

我们与 36 名相关人士进行了沟通,这些人包括 Twitter 前员工,现员工以及与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根据他们的描述,以及来自公司的内部文件与企业内部群聊记录,其后果极其痛苦。部分高管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了被立即解雇的通知。一名工程经理在收到了要裁掉数百名员工的消息后,反胃到拿起身边的垃圾桶呕吐。其他人开始以公司为家,睡在办公室里,以便遵照令人精疲力竭的日程安排,好满足马斯克的要求。

与一个月前相比,身背债务与经济低迷带来的财务压力的 Twitter 现已面目全非。上周,马斯克裁掉了公司 7500 名员工当中的一半。高管的辞职潮仍在继续。在上周二的中期选举期间,该平台上的虚假信息激增。扩大订阅收入的一个重要项目遇到了障碍。一些广告商被吓坏了。

马斯克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在上周四的一次会议上,马斯克告诉员工,Twitter 的情况很严峻。

根据我们听到的一段录音,他说:“公司出现大量的负现金流,破产并不是不可能。”

马斯克补充说,他们需要努力工作来维持公司的运转。他说:“对于那些能够为胜利而战,能成为中坚力量的人来说,Twitter 是个好地方。对于那些做不到的人,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但 Twitter 不适合你。”

“你细品!”(Let That Sink In)

10 月 26 日,马斯克抱着一个白色的陶瓷水槽(sink),穿过 Twitter 旧金山总部大楼的玻璃门,正式成为这家社交媒体的主人。他当时还在 Twitter 上发布了一段自己入主 Twitter 的盛大场景的视频。“你细品!”(Let That Sink In!)

Twitter 首席营销官 Leslie Berland 鼓励员工向马斯克打招呼,并陪同他穿过大楼。有人看到他在公司咖啡吧与员工聊天。

但气氛很快就变了。据两名知情人士称,第二天的时候,推特首席执行官 Parag Agrawal 和首席财务官 Ned Segal 当时还在总部大楼里。当他们得知马斯克对 Twitter 的收购将于当天下午结束时,两人在不确定新主人会做出什么事情的情况下离开了大楼。

据两名知情人士表示,Agrawal 与 Segal 很快就收到了被解雇的电子邮件。Twitter 法律和政策主管 Vijaya Gadde 以及总法律顾问 Sean Edgett 也一道被解雇。当时在 Twitter 总部的 Edgett 甚至是被安保护送出去的。

那天晚上,Twitter 为员工及其家人举办了一场名为“Trick or Tweet”(编者注:模仿万圣节“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的梗)的万圣节派对。一些员工身着盛装,试图保持节日气氛。而其他人则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马斯克带来了自己的顾问,他们当中很多曾在他的其他公司工作过,比如数字支付公司 PayPal 以及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他们聚集到 Twitter 总部大楼二楼的“作战室”里。这个地方曾是 Twitter 用来招待花钱大手大脚的广告商以及政要的地方,里面摆满了公司的纪念品。

这些顾问包括风险资本家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贾森·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以及斯里拉姆·克里希南(Sriram Krishnan);马斯克的私人律师亚历克斯·斯皮罗(Alex Spiro);他的财务经理 Jared Birchall;以及前特斯拉董事安东尼奥·格拉西亚斯(Antonio Gracias)。团队里的人还有来自特斯拉、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初创企业 Neuralink,以及他的隧道公司 Boring Co. 的工程师与其他人。

偶尔也有人看到马斯克和他 2 岁的儿子 X Æ A-12 在 Twitter 总部与员工打招呼。

在与 Twitter 高管见面时,马斯克基本都是开门见山。在 10 月 28 日与人力资源主管的会议上,他表示自己希望在 11 月 1 日之前就马上要裁员,届时员工将以认股权证的形式定期收到留职金。科技公司通常会通过定期股票赠予的形式给员工支付酬劳,他们在公司工作的时间越长,就能挣得更多这方面的酬劳。

Twitter 的一支团队开始建立了一个财务模型来显示裁员成本。据三位知情人士表示,还有一支团队也建立了一个模型,目的是为了说明如果马斯克继续快速削减开支的话,可能需要支付多少法律费用和罚款。

10 月 30 日,马斯克收到消息说,相对于用兑现预定的奖金解雇员工,这种快刀斩乱麻的做法可能要多花费数百万美元。四名人士表示,马斯克因此同意推迟裁员。

但他有一个条件。在支付奖金之前,马斯克坚持要对工资单进行审计,以确认 Twitter 员工是“真人”。他表示,担心 Twitter 的系统里面会出现不该收到这笔钱的“幽灵员工”。

马斯克让 Twitter 首席会计官罗伯特·凯登(Robert Kaiden)来进行审计。根据三名知情人士以及一份内部文件,凯登要求管理人员核实自己认识其中的某些员工,并确认他们是人。

11 月 1 日,发奖金的日子到了,然后又风平浪静地过去了,并未出现大规模裁员。据五名知情人士说,次日,凯登被扫地出门。

纽约之旅

在 Twitter 经理编制裁员名单的同时,马斯克一边飞往纽约去会见广告商,这些都是 Twitter 的大金主。

在与广告客户举行的部分会议上,马斯克提出了一个系统设想,他希望让 Twitter 用户通过该系统选择 Twitter服务向他们展示的内容类型——类似于电影评级的 G 到 NC-17 分档——而这意味着品牌可以更好地在平台上发布定向广告。据两位知情人士表示,他还致力于改进产品,并为用户和广告提供更多个性化服务。

但他的外拓举措因 Twitter 在纽约上班的两位高管——Berland 以及负责广告的副总裁 JP Maheu 的离职而受到削弱。这两个人在广告界是很有名的。

长期担任广告高管的 Lou Paskalis 说:这些 Twitter 高管“与财富 500 强的最高层人员关系密切——他们十分透明与包容,为自己赢得了很大的信任,但现在这些素质受到了质疑。”

包括大众汽车集团、通用汽车和联合航空公司在内的品牌表示,在评估马斯克对该平台的所有权期间,他们将暂停在 Twitter 上投放广告。

马斯克也提拔了 Twitter 的部分经理。比如他聘请产品经理 Esther Crawford 去改造订阅服务 Twitter Blue。马斯克希望推出该服务的一个新版本,向用户每月收费 8 美元,提供包括高级功能和以前免费授予给名人、记者和政治家账号的(确认其真实性的)蓝色大 V 验证。

他给新版本上线设定了最后期限:团队必须在 11 月 7 日之前完成 Twitter Blue 的变更,否则成员就要被炒鱿鱼。

上周,Crawford 分享了一张照片。照片显示,在推特旧金山总部的办公室里,她正戴着眼罩睡进一个睡袋里,照片被贴上了 #SleepWhereYouWork 的标签。

她发出的信息惹恼了部分同事。从五名人士与相关聊天消息来看,他们在私下聊天时都在质疑为什么要替一个可以解雇自己的人长时间工作。Crawford 在 Twitter 上对所谓的“质疑者”做出了回应,称自己也收到了支持的讯息,有来自其他企业家的,也有来自“各种类型的建设者”的。

斧头落下

裁员的范围属于移动目标。据三人称,Twitter 的经理最初被告知裁员的幅度为 25%。但审查 Twitter 代码的特斯拉工程师建议工程团队的裁员力度还得加大。监督 Twitter 其他部门的高管被告知要扩大裁员名单。

Twitter 高管还建议应该对名单是否存在多样性和包容性的问题进行评估,以免裁员清单对有色人种造成的打击不成比例,同时也是为了避免法律纠纷。据两名知情人士说,马斯克的团队拒绝了这个建议。

11 月 2 日,Twitter 员工偶然发现在内部 Slack 聊天群的一个开放频道上,人力资源与法律团队正在讨论裁员问题。在其中的一条消息中,一名员工表示可能要解雇 3738 名员工,约占 Twitter 人数的一半。后来这条消息在内部传开了。

从我们掌握的日历邀请来看,当晚马斯克会见了一些顾问商讨裁员问题。Twitter 人力资源部门以及公司的其他员工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预计自己将被裁员后,员工们纷纷开始与同事告别,互换电话号码,并在 LinkedIn 上建立联系。他们还收集相关文档和内部资源,以帮助在裁员中幸存下来的员工。

马斯克的顾问(或用推特员工的话来说,“暴徒”)联系了一位工程经理,列出了他必须裁掉的数百人名单。看到名单后的他一阵反胃,吐到了脚下的垃圾桶里。

11 月 3 日晚些时候,员工们的收件箱里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这封签名为“Twitter”的电子邮件说:“为了让 Twitter 走上健康之路,我们得熬过这个减少全球员工数的艰难历程。”

混乱接踵而至。虽然邮件通知说员工会在第二天早上收到一封跟进电子邮件,上面会告诉对方是否保住了工作,但很多人发现当晚自己就被公司电子邮件或 Slack 拒之门外,这说明他们已经被解雇了。那些还能留在 Slack 上的人纷纷输入“敬礼”的表情符号,以示对同事的告别。

裁员的力度很大。在 Twitter 的平台和基础设施组织 Redbird 中,马斯克裁掉了众多经理。该部门还失去了大约 80% 的工程人员,引发了内部对公司维持站点正常运行能力的担忧。

在 Twitter 的消费者部门 Bluebird 那里,有数十名产品经理被解雇,现在部门只剩下十几个人。根据一项估计,现在工程师与经理人数之比已经变成了 70 比 1。

劫后余生

随着裁员的展开,科技圈的招聘人员嗅到了机会。据两名收到通知的人士说,Meta 和谷歌等竞争对手公司的高管给部分 Twitter 被裁员工发送了信息。

整个裁员过程中,马斯克的大部分下属都保持沉默。不过,风投家卡拉卡尼斯在 Twitter 上一直很活跃,经常对产品建议和关切予以积极响应。

上周,马斯克派出了一名副手到“作战室”,要求在场的卡拉卡尼斯在 Twitter 上冷静下来,不要再表现得好像是他在领导 Twitter 产品开发或政策似的。

卡拉卡尼斯后来还是忍不住发推:“需要明确的是,马斯克才是 Twitter 的产品经理兼首席执行官。作为高级用户(我的全部角色!),我真的很兴奋。”

据四名知情人士表示,到了上周六时,马斯克的顾问们意识到裁员力度也许有点太大了。有三位知情人士说,有人要求部分已被裁掉的工程师、设计师和产品经理回到原先的工作岗位。

另据熟悉业务的人士表示,而在 Twitter 的创收部门 Goldbird 那里 ,该公司被迫召回了那些“其他人不知道该怎么运营”的关键创收产品的运营者。两位知情人士表示,一位经理同意试着重新雇用部分被裁员工,但又表示,担心他们“软弱、懒惰、缺乏动力,甚至可能反对马斯克治下的 Twitter。”

到了周一,部分 Twitter 员工上班时发现自己之前依赖的某些系统已经用不了了。在旧金山这里,一名工程师发现与提供用户数据管理软件的供应商签订的一些合同已被搁置或到期,而能够解决问题的经理和高管不是被解雇就是主动辞职了。

据两名知情人士称,周三时,在服务器机房因为过热而让服务器下线后,Twitter 纽约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甚至没法使用 Wi-Fi。

两位知情人士表示,马斯克还打算开始对员工收费——此前员工在公司餐厅吃午饭都是免费的。

内部冲突

在 Twitter 内部,部分员工还与马斯克的顾问发生了冲突。

本周,在 Twitter 应如何履行其对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义务的问题上,安全主管与马斯克的团队产生了分歧。Twitter 原本已在 2011 年就隐私侵犯问题与 FTC 达成和解,后者要求该公司定期提交有关隐私实践的报告,并对审计敞开大门。

周三,也就是 Twitter 向 FTC 提交报告截止期限的前一天,Twitter 的首席信息安全官 Lea Kissner、首席隐私官 Damien Kieran以及首席合规官 Marianne Fogarty 均辞职了。

在当天晚些时候的内部群聊里,一名员工透露了辞职的消息,并表示,Twitter 产品内部对隐私的审核没有按照与 FTC 签署的和解协议要求进行。

该员工写道,一些工程师可能需要“自证”其项目符合和解协议,而不是依赖律师和高管的审核,这种转变可能会导致“重大事件”。

那人在聊天中写道:“马斯克已经表明,他对 Twitter 用户唯一的优先考虑事项是如何利用他们赚钱。”

该员工补充说,马斯克的律师斯皮罗曾表示这位亿万富翁愿意承担风险。这名员工说,斯皮罗告诉 Twitter 员工,“马斯克连火箭都能送上天——他不怕 FTC。”

FTC 则表示,自己正在“深切关注”跟踪 Twitter 的事态发展,而且“任何 CEO 或公司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马斯克后来给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 Twitter 将遵守与 FTC 签订的和解协议。

周四,又有更多的 Twitter 高管辞职了,其中包括人力资源主管 Kathleen Pacini 以及信任与安全主管 Yoel Roth。

在那天的员工大会上,马斯克试图对 Twitter 的未来表现出乐观的态度。

他说:“Twitter可以为全世界提供非常有价值的服务,并成为公共城市广场。”他还指出,Twitter 应该是一个“思想上的战场”,辩论“在很多情况下可以取代暴力”。

译者:boxi。

Copyright@  2015-2022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蜀ICP备20020779号-2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