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半亏损30亿,蜂巢能源如何撑起600亿估值?2天天速看料

2022-11-24 17:38:14 | 来源:36氪

随着新能源汽车入局者的不断增多,市场对动力电池的需求不断增大,也催生出一批新的电池领域“赛跑者”。

从长城汽车独立出来的蜂巢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蜂巢能源”),就正在向头部企业发起冲击,计划登陆资本市场。11月18日,蜂巢能源科创板IPO获上交所受理。根据招股书,蜂巢能源拟募资150亿元,用于产能扩张。

按照蜂巢能源发行25%股份的计划,蜂巢能源的对应估值达到600亿元。但在依赖长城汽车、长期亏损等问题下,蜂巢能源真的能撑起600亿元的估值吗?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依赖长城

蜂巢能源脱胎于长城汽车2016年成立的动力电池事业部,被视为长城汽车创始人魏建军的“二次创业”。

技术出身的魏建军,早年靠生产皮卡赚到第一桶金,后来又抓住了SUV的风口,将长城汽车做到自主品牌前三。

而后在新能源汽车政策不断加码下,又开始布局新能源领域。2012年,长城汽车内部成立动力电池项目组,开展动力电池电芯、模组、Pack、BMS等相关核心技术的预研工作。但那时候的魏建军还在专注燃油,并未大力投入电池项目。

2015年7月,长城汽车计划定增168亿元投入新能源领域,却未能得到市场认可,定增方案被迫终止。

其实在那一年3月,工信部首次发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即业内俗称的“动力电池白名单”,使用“白名单”企业动力电池的新能源汽车才能获得新能源补贴,将外企巨头拦在了国内市场外。

“白名单”实行4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新能源市场,名单内的宁德时代、比亚迪借势成长为动力电池巨头。而由于早期轻视了新能源的发展潜力,长城汽车却没能抓住机会,错过了国内动力电池发展的一次政策红利。

新能源规模不断扩大,传统车企纷纷入局,魏建军担心掉队,加大了新能源布局。2018年2月,魏建军将电池事业部独立出来,成立了蜂巢能源。

同年10月,长城汽车将蜂巢能源100%股权转让给长城控股全资子公司保定瑞茂,长城汽车与蜂巢能源成为兄弟公司。12月,长城汽车又宣布将123项动力电池相关专利及非专利技术资产转让给蜂巢能源保定分公司。

在长城汽车的扶持下,蜂巢能源迅速崛起。2019年~2021年,蜂巢能源的收入分别为9.29亿元、17.36亿元、44.74亿元,3年复合增长率达119.42%。

不过,这其中,来自长城汽车的收入分别为9.24亿元、16.69亿元、37.01亿元,收入占比分别为99.40%、96.09%、82.73%,可见对长城汽车的业务依赖有多高。

并且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长城汽车也很难撑起蜂巢能源未来的增长。今年1~10月,长城汽车累计销售新车90.25万辆。其中,新能源车型销售10.79万辆。这一成绩放在整个市场里看并不出彩,平均月销在1万辆左右,而比亚迪仅10月一个月的新能源车销量就在20万辆以上,吉利、长安的月销量也都在两三万辆左右。

在乘联会10月新能源厂商销量排行榜中,长城汽车仅排在了第12位。

长城汽车还未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占据优势,蜂巢能源需要尽快摆脱依赖,以谋求更高的增长空间。

目前,蜂巢能源也开拓了吉利汽车、零跑汽车、东风汽车等新客户,对长城汽车的依赖程度有了减轻,但依旧存在。2022年上半年,来自长城汽车的收入占比为56.95%。

产能之争

蜂巢能源入局时,头部企业在规模、技术、供应链上都积累了先发优势,蜂巢能源选择了差异化竞争,才成为了后起之秀。

2020年,蜂巢能源发布了首款无钴电池,成为全球第一家将无钴电池产品落地的动力电池企业。无钴技术顺利地让蜂巢能源在行业内打响了知名度。

不过,作为电池供应商,产能是行业最主要的比拼之一。为了抢占市场,各大企业都开启了扩产模式。到2025年,宁德时代规划产能约800GWh,中创新航目标产能500GWh,比亚迪旗下的弗迪电池规划产能约450GWh,国轩高科目标为300GWh。

在去年蜂巢能源第二届电池日上,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也提出了公司新的产能目标——要占据全球25%的市场份额。按照75%产能产能利用率来计算,2025年要挑战600GWh的全球产能目标。

但目前来看,蜂巢能源与这个目标相距不小。动力电池市场是一个高度集中的市场,据SNE Research 数据,2021年,宁德时代、LG新能源、松下公司、比亚迪、SK On共同占据了全球市场的79.5%,蜂巢能源以1%的份额排名第10位。

同时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宁德时代与比亚迪共同占据了国内市场的68.3%,蜂巢能源虽排名第6位,但市场份额仅占2.1%。

这意味着,要实现25%的市场份额,蜂巢能源既要从头部企业中虎口独食,也要战胜更多同梯队竞争者。

蜂巢能源突围的机会是,车企对宁德时代“若即若离”的态度。如今电池作为核心部件,车企已不愿意押注在一家电池企业上,原本依赖宁德时代的车企都有了新的选择。

比如广汽埃安与中创新航合作,大众与国轩高科合作,亿纬锂能、SKI以及欣旺达陆续成为小鹏汽车的供应商……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红更是在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公开吐槽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价格昂贵,“我感觉就像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

车企态度的转变,让电池行业迎来了洗牌的机会,要抓住变局,蜂巢能源要做的是尽快提升产能。

但目前蜂巢能源的产能瓶颈还较为明显,2020年~2022年上半年,蜂巢能源的自有电芯/模组生产线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8.16%、62.5%、60.99%。蜂巢能源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公司在常州、保定、泰州、南京、马鞍山等地建有生产基地,在盐城、上饶、南京、遂宁、湖州等地有开展或计划开展生产基地的建设。

只是持续的研发投入与产能扩大,也加大了蜂巢能源的亏损。2019年~2022年上半年,蜂巢能源的净利润分别为-3.26亿元、-7.01亿元、-11.54亿元和-8.97亿元,3年半时间亏损30.78亿元。

在不断的亏损之下,蜂巢能源能抢下更多市场,完成蜕变吗?

关键词: 长城汽车 市场份额

Copyright@  2015-2022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蜀ICP备20020779号-2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